心靈的本質https://bit.ly/2rcrrv2
摘自201600321~0404心靈的本質
身體今天不能做明天的事。
你經常活在甚麼心態裡?
所有毀滅地球的預言都不會在這一世代發生
在你們內有一種自然的存在狀態。那種狀態可以是和平、活力和了解的一個永在的庫藏。不論你們的科學家怎麼想,你的身體、你的意識和你的宇宙,都經常不斷地躍入實現。因此,藉由清楚地體驗你自己的意識,並且活在當下這一刻,你就能汲取可用的較大的活力與力量。
你形成你自己的實相。去預期危險,或想像地擔起別人的難題,奪去了你本可用以幫助他們的那份精力。把你自己的精力、焦點和貫注加之於世界其它部分的可悲情況並無幫助,反而加強了這種情況。
===========================================
身體今天不能做明天的事。它的感官數據必須清楚。這導致的無行動能力的感覺,引起了不同程度的無望心情──而那種心情並不係於特定的細節,而是彌漫了感情生命,如果被容許的話。不論到何程度,那判罪的、責難的資料太常變得自我預言性──因為那些相信它的人容許它蒙蔽了他們的反應。以你們的話來說,當你活著,以最相關的切身感覺來說,你的實相必須在你的時間架構裏被感知,並在你的經驗中被創造。因此,我懇求你不要做出好像人在不久的將來會毀掉自己的樣子──不要做出好像人是個近乎白癡的、注定要絕種的、一個腦子狂亂的半傻半瘋的動物。人們怕得要死的毀滅預言,全都不會在你們這時代成真;曆來所有苛刻的預言者及末日的預告者,也不會使人的創造性以那種方式毀滅自己。有些人以譴責別人或人類本身的錯誤或失敗為職責,就因那種態度,人類偉大的精力和善意一直隱而不顯。人類是在變為(becoming)的過程裏。他的作品有瑕疵──但它們是個在養成中的天才藝術家有瑕疵的實習作品,他可被感覺到的天才一直引導他向前邁進,而他的失敗的確只有在這天才的相形之下,才顯得重要而醜怪可笑。當你們在考慮你們所謂的未來時,建設性的成就與毀滅性的成就同樣真實。以那種說法,人類每一年的存在,事實上使一個更樂觀而非悲觀的看法更為合理,你不能把人的善意放在實質範疇之外,因為在那範疇之外你們沒有你們所知的這種生物。你們不能說自然是善的,卻產生了人類,而他是其上的癌,因為自然會更講理些。你也不能說,大自然將毀掉人類,如果人類得罪了它,或大自然討厭它自己的物種,卻只想要提倡生命──大寫的──因為大自然是在每個物種的每一份子內.,而若沒有每個物種的每一份子,大自然即將不存在。我讓你休息你的自然的手指頭。
因為你們是自然的生物,在你們內有一種自然的存在狀態。那種狀態可以是和平、活力和了解的一個永在的庫藏。不論你們的科學家怎麼想,你的身體、你的意識和你的宇宙,都經常不斷地躍入實現。因此,藉由清楚地體驗你自己的意識,並且活在當下這一刻,你就能汲取可用的較大的活力與力量。要做到這個,要依賴你切身的感官資料,而非所描述的次要經驗。那主要的感官資料,雖然正確地瞄准現在,提供你必要的在時間內的姿態,卻仍能向你打開所有時間從中浮出的無時間性,能帶給你直覺的暗示,指出宇宙永遠是現在的、正進入存在(comingtobe)的真實本質。那種經驗將讓你略見到人類創造性的更廣大的模式,以及你在其中的角色。你被教以貫注於你們社會裏的批評和錯誤;而在你們的時代彷佛每件事都會演變成錯的──不去管它的話,世界將毀壞,宇宙將死亡,人類將毀滅自己。這些信念如此地滲透了你們的行為,它們組織了你們大半的經驗,奪去了自然本身隨處以直接的主要經驗提供給你的好處。由於強調這個討論所定義的次要經驗的重要性,於是你們常常忽略你們在世界裏的感官實相──日常片刻中豐美的活力與安適。最負面的投射或預言似乎是最實際的。當你在閱讀世界的疾病時,你不帶一絲幽默,完全誠實地說:我怎能忽視眼前的現實,破壞性的現實?可是,以最實際的、切身的、現世的說法,你們和你們的世界在那片刻是自然地、實質地安全的,如你們的感官切身感知的。若你那樣想的話,以最基本的身體的說法,你並不是在對當下的情況反應。如果你真的以身體在經驗你可能正在閱讀到的情況,這點將會太清楚了。如果世界真的塌到你肩上,你將會太明白地了解早先你只在對一個想像的而非真實的情形反應。我恐怕這些你們──指魯柏、你自己和別人──還不太能懂。但雖然災禍──想像的或二手地遭遇的──事實上可能後來會發生,但它們與親身遭到的仍遠為不同。由負面地沈湎於在將來會發生什麼,你只加強了它們不幸的本質,而毀掉了你自己的姿勢。你們在時間裏的姿勢是極重要的,因為它是你們運作的實際基地。在那方面來講,你們必須信任你的感官數據。不然的話,你混淆了你心理的或肉體的姿勢,因為身體不能同時在安全和危險的情況下,它會把資源浪費在打想像的仗上。
對有些人,戰爭、貧窮、謀殺、陰謀、腐敗,是主要的經驗,必須要應付的──需要即刻的行動,身體必須反應。這種人被打傷或搶劫。那些是即刻的感官數據,他們的確以某種方式反應了。不論多麼微弱無力,他們的威力點(pointofpower)立刻與危險點對應。你不能以同樣方式親身對投射的或想像的危險反應。似乎沒有可能的反應。你因此感到困惑。你本該應付你切身的、主要的經驗,而在如此做時,你盡了你的責任,你能在你自己的經驗裏有所行動,因而影響別人。你不必對在世界另一角落的戰爭無所知,或閉上眼睛。但如果你容許那些經驗給你與實相當下的、有效的交會蒙上了陰影,那麼你就是從一個不是你自己的位置來說話和行動,而拒絕在自己現在的現實情況下,依你所能來幫助這個世界。你感官的自然的生物──確實性”(creature-validity)必須保持清晰,只有那樣,你才能充分利用那種直覺和靈視(vision),那是必得透過你自己與時空的私人交會而來的。那樣說來,大自然永遠確實的完整性到處都環繞著你。它代表你的直接經驗。如果你容許次要經驗取代了你與實質地球日常的、時時刻刻的交會,你才會阻礙了大自然給予的安慰、創造力和靈感。我知道你們有涉及地球生活的睡與醒的部分的問題。
你形成你自己的實相。那實相對別人的經驗有貢獻,但你們每個人擁有在時空裏的一個獨特的、創始性的姿勢。以十分實際的說法,那是你獨有的,而不管時間的相對存在。只有當你從你自己的姿勢運作時,你才能盡你所能的幫助別人。去預期危險,或想像地擔起別人的難題,奪去了你本可用以幫助他們的那份精力。因此,我不是說把你的眼睛轉開,不去看世上的不幸情況。實際的幫助在人類生活的所有領域都是需要的。但好得多的、而最後更實際的,是集中注意力於文明的有利因素上,把你的思想組織在有成就的區域,要比在心中開列人類的不足和缺失的單子要好得多。這樣的做法會導致無助和無望感,在其中有效的行動看來似乎不可能。生命擁有一種豐饒富足。如果這被珍視、滋養、鼓勵,那麼就增生了精力,那不是為日常個人生活的目的所需要的──一種超卓的豐富,可被有效地導入世上那些最需要助力的區域。思想的力量、活力和效力很少被考慮。你也許會說,思想不能阻止一場戰爭,然而,你認為是什麼開始了這樣的戰爭?有史以來,被蹂躪者常常變得握有實力,利用暴力反叛他們的壓制者;卻沒從那經驗學到多少,他們轉而變成新的菁英,新的掌權者。他們的實質狀況可能完全改變了。現在政府的機構、財富成了他們的。看起來好像引起叛亂的情況已沒了。但是他們卻在報複中出擊,形成一個新的被蹂躪的階級,而他們必會在輪到他們的時候起而報復。不管所有的表象如何,一個外在性質的情況不會導致戰爭、貧窮、疾病,或世上任何明顯的不幸情況。你們的信念形成你們的實相。你們的思想發動了實際的經驗。當這些改變了,情況也就改變了。把你自己的精力、焦點和貫注加之於世界其它部分的可悲情況並無幫助,反而加強了這種情況。以一種天真的方式對它們閉上眼,或說,不管它們的事,是同樣的短視。因為對它們的恐懼,假裝這種情形不存在,只會把你怕的實相帶得更近。將你自己堅定地放在你自己的實相之內,承認它為你自己的,鼓勵你的力量和創造性,從那種視角看看需要建設性幫助的世界的那些地區,或你自己的社會,那要好得多。在你自己的生活中,在你與他人的日常對話裏,在你透過團體或社團的人際關係裏,有意地盡你所能的加強別人的力量和能力。那種加強將增加那些人接觸到的所有其它人的個人力量。找到當為不幸的情形負責的那種信念。如果這本書裏的概念被透徹地了解,那麼每個人將能實際地評估他自己的實相,將不再需要預先武裝一個國家來對抗另一國預期的──卻是想像的──攻擊。
個人的怨恨將不會累積。那種怨恨使人這麼害怕進一步的傷害,以致企圖逃避生活或人際關係,或怯於和他人接觸。去數你的失敗並不是一種美德。自覺意識濃厚的正義感可能是條非常狹窄的路。如果你們每個人都了解與感知你自己個人性淳美的完整性,正如你試著去感知所有其它自然生物的美,那麼你會容許你自己的創造性更大的主宰。大自然的所有元素裏都有規律,而你們是其中的一部分。
 
 

 

 

第一章∶你進入你稱之為生命的狀況,又走了出去。在其間你經歷了一生。
第二章 《你在做夢的心靈是醒著的》
第三章:聯想,情感,及一個不同的參考架構。
第四章:心靈與性的成分關係,他和她——她和他。
第五章 心靈、愛、性的表現
第六章 「『愛的語言』,形象,文字的誕生」。
第七章 心靈、語言、神祇
第八章:『夢,創造力,語言,「可代拉」』
第九章 純粹能量的特性,精力充沛的心靈,事件的誕生
第十章 任何人都能玩的遊戲,夢,以及事件之形成
第十一章 宇宙與心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麗人生 的頭像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