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P16    https://bit.ly/2qPzpK1

 

 

 

 

馬冠中醫師導讀—— 個人實相的本質第10,291頁起

 

你的夢和生活中的實質事件,不斷地在改變你體內的化學平衡。

你的夢可以提供你日常生活中沒有的一個發洩管道,而這個夢會動員你的資源並釋放出你所需的激素,而造出一個緊張的夢境,將有機體的療癒能力帶入戰鬥,使得身體的某些症狀消失。
而另外一個夢也許提供一個夢幻般寧靜的插曲,在其中,所有的緊張都被減到最低,使得某些過量排出的激素和化學物質降低。
你的身體是你自己活生生的雕像——不止是它的形狀、結構及性質,還包括它奇跡般的感官以及對別人獨特的影響,而且你自己也賦予了這個雕像創造力。
靈魂並非畫在你的身體上,它進入你的身體而變成了身體的一部分。你的肉體不能包括你所有的本體,而那些未被包括的部分無意識地創造你的肉體。再次地,你透過信念指揮肉體的形象,可是你的那個無意識部分創造了肉體的存在。
從這個角度看來,一個非常具有攻擊性的夢可能對某個人相當有益,因為讓他把往常壓抑的情感釋放出來,而解除了身體的緊張。借著這種經常性的夢境治療,身心兩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調整,因此你的肉體是受夢境影響的。
一件藝術品的偉大與否,取決於作者個人精彩的獨特性,而這個獨特性指出了人類共同的演出並寄於其上。
在夢裡面,一件東西可能是個象徵符號可是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准的夢的象徵符號,在個人經驗中有太多的變化。
有一些給精神病患者服用的藥物,或多或少地阻擋了夢的治療。
如果不去理會身體裡面任何的化學不平衡,當我們借著任何一種天然療癒法,把造成化學不平衡的內在問題解決了之後,它就會自然地糾正自己。
當你愈依賴外在的方法,就似乎愈必須依賴它們,而你就愈不信賴自己天生的能力。
※※
======================================
 你的夢和生活中的實質事件,不斷地在改變你體內的化學平衡。你的夢可以提供你日常生活中沒有的一個發洩管道,而這個夢會動員你的資源並釋放出你所需的激素,而造出一個緊張的夢境,將有機體的療癒能力帶入戰鬥,使得身體的某些症狀消失。
 而另外一個夢也許提供一個夢幻般寧靜的插曲,在其中,所有的緊張都被減到最低,使得某些過量排出的激素和化學物質降低。
 這種夢是極為有效的,但為時很短,除非意識心肯面對造成這種不平衡的那個信念。然而外來的重劑量的化學藥品,給你帶來一個全然不同的狀況,增加了新的壓力。這個兩難之局使得意識相信它的地位比以前更加不穩定,而對自己的能力大失信心。
 在這種治療之後,意識也許有很高亢的經驗,但它覺得,它的任何探險都是建立在它不瞭解的問題上,應對物質實相的能力比以前更加不如了。而在個人生活中進行的自然內在治療就不一樣了,這些才是心理學應該瞭解和鼓勵的。
 現在:你的身體是你自己活生生的雕像——不止是它的形狀、結構及性質,還包括它奇跡般的感官以及對別人獨特的影響,而且你自己也賦予了這個雕像創造力。
 當你繼續創造這個形象時,身體那些天生的能力也幫助你維持生命。所有這些創造性的泉源是由你內在本體湧出的,而你的內在本體永遠不會在肉身裡完全具體化,因此你永遠有一些沒用到的創造力可供你使用。雖然你形成你的身體,可是又隨即對它反應。在這個創造者和受造物之間有一個經常的互動,而在三度空間的世界裡,創造者如此地成了受造物的一部分,以致很難清楚地區分兩者。
 一個畫家把他的一部分放進畫裡,你把對自己所知的一切放進你的身體裡,因此身體變成了一個具體似的你。一個藝術家愛他的作品。實際上來說,當他放下畫筆的時候,那幅畫就完成了——至少對他自己而言。那幅畫的影響仍在繼續。但是在你有生之年,你還在創造你的物質形象,並且把自己展現在其中。
 一個畫家並不會由他所造物的眼睛向外望出,而看到了掛畫的這個房間,可是你卻由自己的眼睛窺視這個宇宙。那麼你不止創造了你的身體,而且也創造了它的整個經驗及經驗發生的環境。你賦予自己一個三度空間的存在,作為經驗發生的背景,就如藝術家給他的作品一個次元。
 一幅風景畫中的樹,不會被吹過三度空間房間的風所搖動;一幅人像畫中的人物,如果眼睛是張開的就無法閉上,但是,你卻在自己所造的世界中活動。
  一幅畫中的景物是畫在帆布或木板上的,但你的靈魂並非畫在你的身體上,它進入你的身體而變成了身體的一部分。你的肉體不能包括你所有的本體,而那些未被包括的部分無意識地創造你的肉體。再次地,你透過信念指揮肉體的形象,可是你的那個無意識部分創造了肉體的存在。
 個藝術家用他的意識心、創造能力、肉體以及內在資源來造一座雕像。
 當他慎重地決定要創造一座雕像時,就會自動地把能量貫注在那個方向上。而當你形成自己身體活生生的雕像時,那對你來說,比任何一個藝術品重要得多,你當然應該遵循同樣的路子。換句話說,就是把你的能量指向創造一個健康運作的身體。你不斷形成你的形象;就如許多藝術的過程是隱而不顯的,同樣的,你用以創造物質自己的內在機制,也是隱於意識心的表層之下。儘管如此,那些機制卻是非常有效的。
 正如任何藝術的創造都與夢境密切相關因而你活生生的肉體雕像的創造也是如此地與夢有關。因為夢對肉體有很大的治療作用,如果身體上有任何化學的不平衡,常常會自動在夢中被改善,也就是你會造出一種情境而導致激素的製造,就如在一個相似的清醒情況中你會做的一樣。
 在夢的戲劇裡,你扮演了一個角色,創造性地解決了引起這種不平衡的問題。從這個角度看來,一個非常具有攻擊性的夢可能對某個人相當有益,因為讓他把往常壓抑的情感釋放出來,而解除了身體的緊張。借著這種經常性的夢境治療,身心兩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調整,因此你的肉體是受夢境影響的。
 在夢裡面,一件東西可能是個象徵符號可是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准的夢的象徵符號,在個人經驗中有太多的變化。的確有時候在夢裡,你會觸及存在的一些最深源頭,但甚至在那兒,那個存在的表達是很個人化的,而不能以一個無意識的意義加諸在所有相同的象徵符號上。
 在藝術的範圍裡有一個有用的比喻。雖然藝術家全用同樣的材料——人類的經驗,但一件藝術品的偉大與否,取決於作者個人精彩的獨特性,而這個獨特性指出了人類共同的演出並寄於其上。事後藝評家可能指出其模式,將這件藝術品歸類於某一個派別,把這幅畫和別的畫中的形象或者符號連起來——而得到一個錯誤結論,相信這些符號是通用的,永遠適當的,且不論在什麼地方看到這些符號,必然具有同樣的意義。但是這樣的意義,也許和藝術家對他自己符號的詮釋或與他的個人經驗毫無關係,因此藝術家可能會感到奇怪,那些藝評者怎麼能夠無中生有呢?
 就夢而言也是一樣的,除了你以外,沒有一個人真正知道它的意義。如果你看了那些告訴你某一個夢中物體永遠代表某一種含義的書,那麼你就像是一個接受了藝評家對你的畫中符號立論的藝術家。你會對自己的夢感到陌生,其原因在於你試圖使它們遵循一個非你自己的模式。
 無論如何,當你試著有意地去估量一個夢的意義時,詮釋只涉及了這夢的功用的一部分,因為做夢的當時,夢的真正功用——在深的心理與生理層面上,已經發生了。
 夢中事件影響你整個身體的狀態,因而有持續不斷的治療效果,這是來自任何夢的戲劇裡設定的心靈情境。在那個情境中,你自己的問題或挑戰獲得了解決,採用了許多可能的行動;然後這些被投射進可能的將來。
 當你逐漸瞭解自己信念的本質時,你可以為了自己有意識的目的,而學著更有效地運用夢境,這是最有效的自然療法之一,並且你肉體的形成大半發生於其中的內在架構。
  在此我想指出一點,那就是有一些給精神病患者服用的藥物,或多或少地阻擋了夢的治療。
 關於醫藥還必須考慮一點,就如我先前提到的,如果你接受西方的醫學信念,我並不建議你一下子就把所有的醫生丟掉。但如果不去理會身體裡面任何的化學不平衡,當我們借著任何一種天然療癒法,把造成化學不平衡的內在問題解決了之後,它就會自然地糾正自己。
 這個新的平衡告訴肉體,一個內在的問題已經被解決了。然後身體、心智與心靈之間就多少有一種和諧運作。而當心靈的挑戰重新升起時,另外一輪的自然治療就有節奏地發生了。然而,當身體上的不平衡借藥物的作用而獲得解決時,身體的信號會說,內在的難局一定也已被照應好了——雖然可能根本沒有解決。
 整個有機體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沒有獲得統一,當問題以某一種方式展現,而後藥物阻塞了心靈疾病的正常表達,然後心靈就會去尋求其他的表達方式。
 如果這些其他的表達也以同樣的方式被阻塞了,那麼整個身心關係就變得和它自己疏離了起來。內在的機制被擾亂了,因為那個基本的挑戰不但沒有被面對,並且一再被拒絕給予實質的表達,如果不去管它的話,這種實質的表達就會帶來自然的解決。
 顯然在這兒有許多的細節,比如說在你們的社會裡,你們自己的信念系統也必須納入考慮。如果你不相信自然的療法,你自然就會阻塞它的發生,如果你又不去看醫生,心中的恐懼便會引起更多的傷害。另一方面來說,如果你對醫藥的幫助有信心,這個信念就會為你帶來治療的力量。
 如果內在的問題沒有處理,以上這情形就只管用到某一個程度。通常那些病會自動被解決,不論你做了什麼或者相信什麼,只因為你內在擁有巨大的創造能量,以及在你出生時給自己身體的一個自動調節系統。
 這同樣也適用於精神的狀況,有時候沒有專業治療反而比有專業治療更能夠解決問題——不管你採用什麼好的療法,精神也常常會自己痊癒。最近的一種觀念是,某些精神狀況是由身體內化學不平衡引起的,服用一些藥物的確會部分改善。事實上,這種化學不平衡並不會引起任何疾病,而是你對自己實相本質的信念才會引起疾病。那類的藥物會改進眼前的情況,而信念的內在問題仍須解決。不然的話,另外的疾病會取而代之。
 當你處處被這種信念——某一種藥或食物或醫生將為你提供答案——所圍繞的話,那你就很難以自然的方式為自己解決問題。因此,在大眾都有一個相反概念的情形下,那些試圖容許自己受益于天生治癒能力的人,必須經常面對自己是不是對的這個疑問的壓力。
 不幸的是,當你愈依賴外在的方法,就似乎愈必須依賴它們,而你就愈不信賴自己天生的能力。你常常變得對一種藥敏感,只因為身體明白如果接受了那個藥,對於那特定問題所有的解決方法就會被切斷,或者另一個更嚴重的病會因為對這個難局的遮掩而發生。

 因此在你們的社會中,自然的治療很難達到完全的效果,因為自你出生以後,它就經常被干擾。雖然你在干擾它,自然的治療卻仍在運作,而你永遠可以指揮它為現在的肉體帶來健康與活力。

·             
個人實相的本質(精要) (2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麗人生 的頭像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