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20130520 心靈的本質 

 

 

 

 

 

 

創造生命的奇蹟──把相信的力量作為主要的力量
學會參考別人的意見,最後決定的是自己。

心靈的潛能開發,可運用『假裝』的方法擴大自己的世界觀

找回小孩子的心在你出生前就已經有自己的歷史了
你的能力跟著你的信念而來

心靈會預先知道未來並提前作準備
所有的心靈都是相通的
※運用有意識的焦點啟動無意識的力量
任何錯誤都有他的正面價值意義
=========================  ◎『賽斯在《“未知的”實相》里開始討論世界觀。簡而言之,所謂世界觀,是個人生活連帶其知識和經驗的一個活生生的心理畫面。這些在個人肉體生命本身過去很久後,仍一直活著並有感應。因此,我收到的資料並非來自塞尚本人,而是來自他的世界觀。
實際上,在寫那本書時,我覺得像個秘書,在記下精神性的口授。那是多麽神奇的口授啊!
因為這稿件不但表現出工作中的天才的迷人模樣,並對藝術這一行給了專門性的知識,而我對畫畫最多只能算是票友。賽斯本人作了序,在同一節中,首先口授對《心靈》這書的資料,然後轉到塞尚的序。
那本書,《保羅,塞尚的世界觀》,一九七七年由Prentice-Hall出版。我才剛完成它,就發生了另一個相似的經驗。正當賽斯要結束《心靈》時,《一個美國哲學家的死後日誌:威廉,詹姆士的世界觀》以同樣方式來了,像是精神性的口授。只是塞尚的世界觀專長於藝術,而詹姆士的世界觀則較廣博。它對自詹姆士死後的我們的世界,有具深度的評論,並論及美國歷史——有關靈魂學、心理學和民主方面的問題。
按照賽斯所說,我們任何人都能對此種“額外的”資料調準頻率,我們將依自己的欲望和意圖而得到它。例如,我自己對藝術的興趣及羅對塞尚的畫的欣賞,有助於啟動了塞尚的書,而我自己對威廉,詹姆士的好奇及羅對他的工作的欣賞,有助於帶來詹姆士的稿本。
賽斯說,內在資料常來到我們的心智里,但是它經過了我們個人的心靈過濾,而為我們自己的生活所染,以致我們往往根本沒認出它的來源。有時這發生在夢中或靈感里。例如,發明家也許從未來收到某個概念,考古學家也許因為自過去收到資料,而有所發現。
賽斯說,我們的內在知識通常與我們目前所關心的事會非常相合,以致我們鮮少認出它的來源。而它卻透過我們每個人都連在上面的心理的生命線,提供了個人和人類一個可靠的、經常的資料之流。
他深入討論早期人類的經驗,以及那時流行的不同的感知組織(organizations of perception,並強調人類一直都能通達“內在資料”,因此它的知識來源從不僅僅只是依賴外在環境。
按賽斯所說,就是從這內在的知識實體,我們系統化的、客觀的、資料儲存的社會過程才浮露出來。
◎『那麽,隨之而來的是,在進化的變化里必然涉及了預知,因此各種物類才能在現在為了將來必須的那些改變預做準備。
在所有這些討論里,賽斯一如往常地強調可能性,說那在個人和人類的發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並代表了自由意志的基礎。他明白心靈私下在夢境實驗可能的行動,而擬想人類的群體之夢提供了一個內在的工具,人類用之選擇全球性的事件。心靈是私人的,但一般而言,每個心靈都含有通向公共心靈的通路。
可是,如賽斯說得很清楚的,這書並不是關於“心靈”的一個枯燥的論著,而是以這樣一種方式建構,使每個讀者更直接地接觸自己個人的心靈。書中包含了許多練習,使每個人認識自己更深層的部分,並邀請讀者探索自己的概念和經驗。
例如,對性別的扭曲信念,能抑制心靈或靈性的進展。賽斯透徹地討論這種問題,也談到男、女同性戀的問題,連帶提到它們的私人性和社會性的影響。
我們極急切地想把這特殊的資料提供給讀者,因為許多人來信問賽斯對性的看法。這個願望,配上賽斯仿佛無窮盡的創造力,使我們做了個決定:從今起,賽斯書附帶的註將少得多。在兩卷《“未知的”實相》里,羅試著聯系賽斯對各種不同主題的看法,並追溯到他先前的書(還常及於未出版的資料),顯示寫那些書的背景。現在我們將寫下一般的課間註記,但讀者必須自己在他閑暇時,將它們與先前的賽斯書聯系起來,自己找出理論發展的脈絡。
在我寫這序時,賽斯幾乎已半完成了《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那書將顯示,個人的信念在何處如何變成了公共事件。我已準備好《伊瑪的教育:善用神奇力量》,及《超靈七號進一步的教育》的出版。所有這些,賽斯和我自己的書,確實證明了心靈的廣大創造力,及它感知和利用來自內在的資料的能力,就如利用來自外在環境的資料一樣。
寫作是我的專長。而對別人而言,這種創造力也許顯示在家庭關系和情感的理解上,在其他藝術、科學、運動上,或只是單純地在把生活品質提升到一個更新的、更豐富的層面上

文章標籤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