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P16 

 

 

 

 

 

 

20101213~1220
任何一種惡魔都是你的信念造成的。它們是由“不自然”罪惡感生出的。
意識心可以改變信念,進而改變身體的經驗。
自然的罪惡感,是動物無意識的肉身正義感在人類身上的表現。殺生不可多過於維持肉體生存所需。就是如此。
有正常的攻擊想法不是種侵犯。對你自己或別人的身體施暴,是一種侵犯。對別人的心靈施暴,是一種侵犯——但,同樣的,因為你是有意識的生靈,這詮釋也是在你。咒駡不是侵犯。如果你相信它是,那麼在你心裡它就變成了侵犯。
======================================
你相信你是好人,你的身體就會運行得很順暢。我知道你們有很多人會說:“我經常試著做好人,然而我身體壞透了!那又是怎麼搞的呢?”如果你檢查自己的信念,答案將很明顯:就是因為相信你是這麼壞和沒價值,所以你才試著想要那麼好。
 任何一種惡魔都是你的信念造成的。它們是由“不自然”罪惡感生出的。你可能把它人性化,甚至能在經驗中碰見它們,即使如此,它們仍是你那不可測的創造力產物——雖然是由你的罪惡感和你對罪惡感的信念而形成的。
 如果你放掉不自然罪惡感的扭曲觀念,反過來,接受自然罪惡感的古老智慧,戰爭便不會有了。你們不會糊裡糊塗地彼此相殘,會瞭解在你體內每個器官活生生的健全性,而沒有攻擊它們任一個的必要。
 這顯然並不指身體死亡的那個時候不會來臨。它卻的確是指你將瞭解,身體的季節是跟隨著心的季節,永在變化與流轉,有些毛病會時來時去,在身體內卻永遠維持著精彩的統一性。你不會有慢性疾患,一般而言,並且理想地說,身體將逐漸老化,同時仍會有比它目前能表現好得多的耐久力。
 雖然,還有很多其他的狀況,全都與你有意識的信念有關。例如,你也許認為心臟病發作而很快死亡比較好。你們的個人目的不一樣,因而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安排身體的經驗。
 一般而言,你們在這兒是為了擴展意識,學習經由有意識的思想來指揮的創造方法。意識心可以改變其信念,因而也能在很大的範圍內改變身體的經驗。
 你可以改變你的經驗
  那麼,自然的罪惡感,是動物無意識的肉身正義感在人類身上的表現。它是指:殺生不可多過於維持肉體生存所需。就是如此。
 自然的罪惡感與私通或性毫不相干。但它確實包含著只適用於人類的與生俱來的問題,那在其他動物的經驗架構內是無意義的。嚴格地說,由生物的語言轉譯為你們自己的語言,就是像這一節所給的;但更細膩的區別是這樣的:你不可侵犯別人(Thou shalt not violate)。
當然,動物不需要這樣的信念,它也不能真正地被轉譯,因為你們的意識是有彈性的,留下餘地給你們自己去詮釋。
 —個明擺著的謊言可能是一種侵犯,也可能不是。一件性行為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個侵犯。一次科學上的遠征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個侵犯。星期天不上教堂不是一種侵犯。有正常的攻擊想法不是種侵犯。對你自己或別人的身體施暴,是一種侵犯。對別人的心靈施暴,是一種侵犯——但,同樣的,因為你是有意識的生靈,這詮釋也是在你。咒駡不是侵犯。如果你相信它是,那麼在你心裡它就變成了侵犯。
 殺害別人是侵犯。在肉搏中,為了保衛自己的身體不被別人殺害而殺人,是種侵犯。不論是否有很明顯的似乎可使之合理化的理由,這侵犯仍是存在的。
因為你相信身體上的自衛是對抗這種情形的唯一方法,你就會說:“如果我被別人攻擊,你難道叫我不能用攻擊手段反抗他想置我於死地的明顯意圖嗎?”
 我絕無此意。你能以幾種不涉及殺人的方法來對抗這樣的攻擊。首先,若非你自己本身已面對或未曾面對的暴戾思想把它吸引到你身上,根本就不會陷入這樣一種假設的場面裡。一旦這成了事實,按照其情況,你還有許多法子可用。因為你把攻擊與暴力視為同義語,你也許不瞭解攻擊性地——強力的、主動的、精神上的或說出來的——追求和平,可以在這種情形下救你的命;但它們確實可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麗人生 的頭像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