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P16 

 

 

20101025~1101
  你的思想會啟動適當的感覺。
※學會『感恩』,感恩讓自己處在愉悅的氛圍中。聯想起的回憶是愉快的,身體也隨之而變。
  改變的力量在自己身上,心靈改變所散發出去的能量就不同。
※思想移植,細胞全部換新。
======================================
 你的思想會啟動適當的感覺。然而,在你的覺察之外,它們也會觸發那些事發生當時,細胞受到刺激而後留下的那個永恆不朽的記憶。到某個程度,一個細胞的回憶被重新播放了——而對整個身體而言,承認了它在那時候的情況。
 如果你堅持追求這種悲傷的想法,你就是在重新發動那種身體的狀況。想想一件你遭遇過的最愉快的事,那麼與剛才相反的結果就會成真,但其過程是一樣的。這次聯想起的回憶是愉快的,身體也隨之而變。
 要記住,這些精神方面的聯想是活生生的。它們是能量集結成看不見的構造物,所經的過程,就與任何細胞團的組織過程一樣有效與複雜。與細胞比較,一般而言,它們的持久性較短,雖然在某些情況下並不一定。但是你的思想因形成如細胞般真實的結構,它們的組織不同,並不涉及你們所謂的固體性質。
 正如細胞有個結構,並且對刺激起反應,按照它們自己的類別而組合,思想也是一樣。思想因聯想而滋生。它們磁性地物以類聚,而就像一些奇異的極微小動物。
 用這個比方,你的精神和情感生活,形成一個用這種結構組成的架構,而這些直接對你肉體的細胞起作用。
 且讓我們回到奧古斯都那兒;因為在此,我們又在一個個人身上找到,關於那似乎無實質的思想和信念能影響和改變肉體形象的一個絕佳例子。
 好,首先,奧古斯都曾被各種不同的方式告以:“你想得太多了。你應該做點什麼實質的事,投入運動裡,更外向些。”這種一再重複的評論,連帶其他兒時的狀況,使他害怕自己的精神活動。同時他也感覺自卑,那麼他的念頭怎麼會是好的呢?
 很早,暴戾的情緒便累積了起來,但在他的家庭裡,他們不接受任何釋放正常攻擊性的方法,當這些增強成可感覺到的、暴力式的爆發時,奧古斯都便更加相信他的天性是不可接受的。在他十幾歲的正常狀態裡,他有一陣子越來越努力求“好”。這意指逐出那些思想或衝動——不論它們是各種與性有關的,或攻擊性的,甚或只是非傳統的。相當多的精力被用來抑制他這部分的內在經驗。然而,被否定的精神事件並沒消失,它們的強度更加重了,卻被阻攔在他“較安全的”平常念頭之外。
 以這樣一種方式,奧古斯都實際上創造出一個精神的結構,其組織跟我在你休息前所講的原則一樣。另外一個在其他環境中擁有不同個性的人,則可能損害某個身體器官,真正是在攻擊這器官,就與這器官可能被病毒攻擊一樣實在。然而,因為奧古斯都的特殊氣質和本性,和本具有而未被照常規發展的創造性,他形成而非毀滅一個結構。
 在他的正常狀況下,他只接受他認為別人期待他接受的信念。我提過,在他的狀況發展之前,曾有段時候,他的“好我的念頭”和“壞我的念頭”在爭寵,而身體拼命地試圖對經常不斷、換來換去又常常矛盾的觀念反應。
結果發展成一種情況,在其中,彼此衝突的一套套思想和情緒終於輪值起來,雖然奧古斯都在大半的時間裡維持著自己的完整性。但他將之鏟走的那些信念,由於同類相吸,立即被另外那個精神結構抓住——同樣的,那個結構也是由意念和感覺組成,與你也許會以為是一個看不見的細胞組織結合,具備了所有的反應能力。
 在他正常的狀況裡,奧古斯都想到自己的無力——因為他自己捨棄了正常的攻擊行動——而感到軟弱。這信念啟動了身體的細胞記憶,使身體軟弱而阻礙了其機能。然而,有一段時候,他行動遲鈍但是穩定,維持了一個適合他目的的平衡。
 他甚怕身體會失去控制而犯下暴力行為,因為他感覺得到那被放棄的思想和情緒的力量。當發生一個危機情況時,或,他陷入絕望中時,便開始了一個他假裝沒留意到的加速。而奧古斯都二便出現了。
 奧古斯都二被一種有力感充滿,因為他認為力量是錯的,而把它與他認為的正常自己分開。然而奧古斯都知道,身體需要他拒絕給予它的那股活力。因而奧古斯都二出場了,帶著他自己對不同凡響的力量活力和優越感的偉大意念——我在把我的兩位奧古斯都保持得涇渭分明,我希望你也是的。
 ——以及帶著奧古斯都自己否定的那些特殊英雄行為的幻想和記憶。
奧古斯都曾很方便地遺忘了的攻擊行為,現在被奧古斯都二滿懷歡喜地想起來了。結果是,身體的化學本質立即復蘇,肌肉的強健度大幅改進,血糖的分量改變了,流過全身的能量也改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麗人生 的頭像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