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的本質  https://goo.gl/TqfhDQ

摘自20130909~16 心靈的本質

1→ https://goo.gl/GJodBh   2→  https://goo.gl/oyiS8U    
做夢時心靈是醒著的,甚至比醒時還清醒。每個夢境都有其很深的含意,只是我們不知道,但對心靈而言其實都清楚明白。醒時的自己只是心靈的一小部分,要學習探索其他部分的自己。「創造力」與「自我覺察」是探索心靈本質最好的方式。
佛法提到的「業」就是所謂的功課,我們要學習完成每一世的功課,功課完成就是「消業」。當功課完成,自我價值也就完成了。
真正的「功德」不是幫助別人,而是自我價值的完成。當自己產生為了功德而去付出的心念,就失去了「功德」的意義。
集中焦點在什麼上,就得到什麼。當身邊發生負面事件時,要學習轉移焦點到正向思想上,如此才能轉換負面事件的發生。
身心靈領域的療癒輔導,是要給對方高度的期待與希望,但也需要靠當事者的努力才能痊癒。提升人際關係最好的方式,是在不同的場合中表現合宜的方式,同時也在適當的時機展現真實的自己。
透過「自由聯想」,可以暴露出一個人的思維模式。心靈的運作是跳躍式的,不跟隨著時間的,許多未來發生的事件都是透過自由聯想而來,所以要學習自由聯想。例如:試著寫一篇作文「八十歲的自己」,發揮自由聯想,有可能就會朝著文中的自己去完成生命的經驗。
賽斯說在夢中是憑著直覺去感受深層的訊息,但醒來經過頭腦的邏輯思考後,會不相信這樣的感覺。經常在感覺與邏輯中產生矛盾與衝突的人,表示不信任自己的感覺。直覺是走出方向,理性是落實直覺的實際行動,兩者缺一不可。要多肯定自己,相信自己的直覺,並且在理性與感性之間取得平衡。「相信」是創造實相的捷徑,會帶來不可限量的奇蹟,一旦相信,宇宙會為自己找到好的方法。
當你與你的心靈聯繫時,你體驗到直接的知識。直接的知識即理解。當你在做夢時,你是在經驗關於你或世界的直接知識。 
開放正向且建設性的心電感應訊息,並順著自己的直覺去行動,在生命的每個瞬間會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且能產生很好的結果。
創造的捷徑是『相信』。當相信時,宇宙已經在為你想辦法了。
=========================  
『你在做夢的心靈是醒著的,你們大多數人常讓你們正常的醒時意識變模糊了——比較來說是不活動,以致你對你過的人生只是半知半覺。你是你心靈活生生的表達,它在人性上的顯現(manifestation)。可是你常容許你自己無視於自己存在的各個燦爛層面。 在約瑟的夢裡,他弟弟的容貌有種東方的味道。約瑟知道他弟弟以他自己的身份活著,他也以一個東方人的身份活著——那是此生的約瑟所不知的。如果約瑟看到了兩個人——一個他弟弟和一個東方人——他不會認出那陌生人,因此在夢中他弟弟已知的樣子占優勢。而同時與東方的關系只有略微的暗示。在你自己的生活裡你到這種心靈的速記,或利用象征,在其中你試著以一已知實相來解釋一個實相的更大的次元。 再次的,心靈的次元必須按經驗,不論到 。那麽在下一章,我會建議一些練習,讓你對你自己實相的某些部分又直接的經驗,那是之前你一直捉摸不到的。 第二章結束。』
你通常以時間的觀點來組織你的經驗。不過,你通常的意識之流非常具聯想性的。例如,目前的某些事件會提醒你過去的事,而有時對過去的記憶會渲染了目前的事件。
不論聯想與否,實質上你記住在時間裏的事件。而目前的時刻俐落地追隨過去的時刻。不過,心靈多半與聯想過程打交道,因而借聯想來組織事件,像時間這樣的東西在那架構裏沒有什麽意義。可以說,聯想是由情感上的經驗連接在一起的。廣義來說,情感不服從時間。
當你與你的心靈又聯繫時,你體驗到直接的知識。直接的知識即理解。當你在做夢時,你是在經驗關於你或世界的直接知識。你在以一種不同的方式理解你自己的存在。當你在讀一本書時,你是經驗非直接的知識,他也許能,也許不能導致理解。理解本身存在,不論你是否有文字甚至思想——來表達它。你可能理解一個夢裏的意義,而完全沒有語言方式的了解。你平常的思想可能動搖,或圍著你內在的理解滑來滑去,而從沒有真正表達過。
與聯想與情感的確實性打交道的夢,常常在平常的世界裏看似不可理解。我以前曾說過,沒有人能給你心靈的定義。它必須被經驗。既然它的活動、智慧和感知力,大半是從另一類的參考體系升起,那麽你必須常學著對你平常的自己詮釋你與心靈的相會。此處最大的困難是組織問題。在常規的生活裏,你很俐落的組織你的經驗,把他們推入被接受的模式或通道,推入預想的概念和信念。你裁剪它以適合時間的順序。在此地。心靈的組織不遵循這種學習到的癖性。其產品常顯得混亂,只因他們漸越過了你們所接受的、關於經驗是什麽的概念。
在《靈魂永生》裏,我試著以我煩人讀者所能了解的術語,來描寫你們自己實相的某些延伸。在《個人的實相的本質》裏,我試著拓展通常被經驗到的個人存在的實際界限。我試著給讀者一些暗示。可以增加日常生活中實際的、靈性的以及肉體的享受與成就。那些書由我口授,以一種多少為直線性的敘述文體。在《(未知的)實相》裏,我更進一步顯示心靈的經驗如何向外漸入白日天光。希望在那書中,透過我的口述及魯伯和約瑟的經驗。讀者能明白那觸及了日常生活的更廣大的次元,而感到心靈的神奇。那本書要求約瑟做許多工作,而那加上去的努力本身就是一個展示,即心靈的事件是很難在時間裏確立的。
它的活動似乎走向所有的方向。例如,要這麽說可能很容易:這事或那事在這個時間開始,後來在那個時間結束。可是,約瑟在做他的註時,很明顯地,有些事件幾乎是無法如此精確地指出,而的確看起來好像沒有開始和結束。
因為你把你的經驗這麽直接地與時間相連,除了在夢中,你極少容許你自己有任何似乎違背它的經驗。因此,你對心靈煩人概念,侷限了你對它的經驗。在那方面,魯伯遠比我多數的讀者更為寬大。但是,他是讓常常期待他自己相當非正式的經驗,出現在你們全都熟悉的、有秩序的衣著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麗人生 的頭像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