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20130805~0812心靈的本質
夢與靈感常會暴露個人的潛在能力。應常注意縈繞不去的念頭並注意自己的直覺。
人類最重要的自我療癒功能是在夢境中發生的。
專注在甚麼上,就會得到甚麼,這也是方法。學會經常問自己的集中點在哪裡
肉體天生會治療它自己,夢是最偉大的治療專家
 
=========================  

然而在夢境,就好像你有一臺更為不同的電視機與你自己的實相運用它。你不僅可從你自己的視點,還可以從其他的焦點來收看下弦月事件。可以說,應那臺電視機,你可從次電視臺跳到彼電視臺,不僅是收看,而是體驗在其他時空中發生的事。
那麽,事件是以不同的方式組織的。你不僅能經驗你密切涉及的戲劇,就像清醒狀態時,而且你活動的範圍增大了,因此你能從你自己從你自己通常的範圍之外來看事件。例如,你能一面觀察一個戲劇,又一面參與其中。
當你應付正常的清醒實相時,你在你心靈本有的許多層面之一活動。當你做夢時,從你的觀點,進入了其他對你的心靈而言同樣是本有的實相層面,但通常你應透過你目前的醒時的電視臺來體驗那些事件。你記得的那些夢被著色或改變,甚至在某種程度被檢驗。這並沒有天生的心理上或生理上的必要。可是,你對實相的本質及精神健全的想法及信念。結果招致了如此一個的分裂。
讓我們回到我們的朋友,魯伯和約瑟,再看星際迷航記正如你們每一個人看你們喜歡的節目一樣。
魯伯和約瑟知道星際迷航記並不是真的星球可以在螢幕上爆炸,而魯伯不會濺出一滴咖啡。對發生在離沙發只有幾尺遠的、想像中的災難,安適的客廳是安全無慮的。不過,在某方面這節目反映出你們社會一般具有的某些信念,因此它像是割掉專門化了的群聚清醒之夢——真而又非真。不過,讓我們暫且換到你們喜愛的官兵捉強盜的戲。在街上,一個女人被槍殺了。現在,這戲劇變得更真,更教有可能性,而教沒那麽舒服了。因此看這樣一個節目,你們自己可能感到略受威脅,不過大致上仍舊不擔心。
有些人可能根本不看這種節目,反之,他們收看健康的傳說,或宗教性戲劇。一個傳教士可能滿面紅光、眼神熱切地站著,頌讀善行的好處,詛咒魔鬼的團隊——而對我的某些讀者而言,那看不到、從未出現過的魔鬼,依然好像十分真實的樣子。
 
再用一個比喻,腦子是很能以無數的頻率來運作的。每一個人頻率對此人呈現它自己的實相畫面。以某種方式用到肉體的感官以它自己的專門的方式來組織可以用的資料,每一個頻率以多少的不同的方式來應付身體本身,以及心智的內容。
一般而言,你在醒時生活用一個人特定的頻率。因此仿佛出了那個你認識的實相之外,沒有別的——而且出了你正常地熟悉的資料外,沒有更廣大的資料可用。
事件仿佛對你發生。常常看起來你對自己的生活,並沒有比電視節目的結果有更多的控制。
可是,有時,你自己的夢或靈感嚇了你一跳,它給了你通常在事件被認可的秩序之內得不到的情報。用你通常的心智規劃所提供的情節或場景,很難解釋這類事件。你如此的被制約(coditioned)以致從令你睡時也試圖控制(monitor)你的經驗,並且以你學會接受為實相的唯一準確的習慣性頻率,來詮釋夢中事件。可是十分是在地,當你做夢時,你是對準了不同的頻率,而你的身體在不同的層面上對這些有生物性的反映。
就那件事而論,肉體天生就善處理意識的投射projection of consciousness)或魂遊體外(out-of -body t ravel,不論你們喜歡怎麽稱呼它。你生物性的構造,包括了能容許你意識的某部分離開你的身體又回來的機制。這些機制也是動物天性的一部分。肉體配備好了可以許多其他中的經驗,那是不被承認為天賦的人類經驗的。那麽,到某個程度,你學會經常地監控你的行為,以使它順應為健全或理性的經驗已建立好的評定行準則。
你們就像動物一樣是社會性生物。難然你們有許多堅守的、錯誤的信念,但你們的國家的存在卻是合作而非競爭的結果,所有社會性的團體也都是這樣。被逐出團體不是件好受的事。社會性論述的安慰,代表了家庭和文明的一個偉大建築物。因此,那一套實相的評定準則,被用來作為組織的心靈的與物質的構架。不過,在這些構架內,仍有比被承認的更多的彈性。舉例來說,你仍然試圖把你自己的文化觀點的實相帶入夢境,但身與心兩者的天賦傳承卻逃過如此的壓迫——而相反你的意圖,在你夢中,你與不肯被擱置一邊的實相的一個更偉大的畫接觸了。
沒有什麽與生俱來的理由,使得醒時狀態必然是如此地受限制;界限是你自己定下的。例如,肉體天生會治療它自己許多人對這種信念口頭上符合,可是實際上,你們大半相信——並經驗——一個還為不同的畫面。在其中必須盡一切努力來保證肉體,使之不會自然地傾向罹病和健康不良。你必須避免病毒,好像對它們沒有抵抗力是的。在夢境常發生的自然治療,常常在醒時被抹殺了:在醒時任何這種治療被視為奇跡性的並且還反常規
然而在你夢中,你卻常常十分正確地看到你導致肉體的困難的理由,而看是一個你有意識的加以利用的治療。可是,一醒來你就忘記了或你不信任你所記得的。
偶爾,在夢中發生了確切的肉體的治療從令你也許認為在你醒時你是有理智、有知識的,而在夢中你是無知或半瘋的。如果你在醒時是那麽愚蠢那你的健康會好的多。
在這種夢裡,你對準了其它頻率,它們的確是更接近更接近你生物上的健全性(biolojical inegrity,但沒有理由你在醒時不能那樣做。當這種仿佛是奇跡的事發生了,是因為你超越了你通常對你身邊及其健康、疾病的官方信念,而容許自然的去自然的發展,往往在夢境裡你變得真正的醒了,可以說用你的雙手抓住了你的靈性和生物性,而了解它們每一個都有還比你被引導去假設的實相廣大的多的實相。 
可是,更常有的,反而只是對一個更廣大的經驗又模糊的一  和試探性的觀看。把事情弄到更迷惑或不清的是,你可能自動嘗試按照你通常的實相畫面來詮釋夢中的事件,而可說你在醒時你臺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美麗人生 的頭像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美麗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